欧洲杯举办权也靠钱买 波兰乌克兰900万欧贿赂

据新华社电 国际足联正被世界杯贿选丑闻搞得焦头烂额,脸面全失,欧洲足联突然发现他们也在面临同样难堪的窘况——一位前塞浦路斯足协的高官最近言之凿凿地爆料:波兰、乌克兰运用“金钱换选票”的非法手段,花费900多万欧元购买到了2012年欧洲杯的举办权。

这位爆料主角名叫斯·马兰格斯,曾任塞浦路斯足协的司库。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三年前在加的夫举行的欧足联大会上,有4名执行委员会的委员被收买而投票支持波兰、乌克兰举办2012年欧洲杯。当时,这两个国家得到了7票,意大利得到了3票。

疫情之下的体育营销怎么玩?来听听体育高管们怎么说

虽然荷兰队在本届欧洲杯的1/8决赛中被捷克2-0爆冷淘汰,但在此前的小组赛中,他们取得了三战全胜的成绩。橙衣军团的中场名宿斯内德作为球队的形象大使,在小组赛末轮亲临现场为球队加油。而“胖”若两人的他,也因身材发福登上了当日热搜。

假如没有疫情,动吧体育创始人白强应当会与斯内德共同出现在看台上。2014年,乘着国务院加快体育产业发展的“46号文”的东风,白强联手斯内德以及著名足球解说员黄健翔,共同创立了动吧体育。

在采访过程中,白强告诉记者,7年以来,动吧体育的商业模式几经调整。在原本要举办欧洲杯的2020年,动吧体育本想致力于影响力经济,即凭借斯内德及其牵线的欧洲顶级球星、俱乐部和媒体的影响力,通过跨境电商等业务,将虚拟资本转化为商业价值。可惜的是,该战略构想受疫情影响很大。

作为仅次于奥运会、世界杯的世界顶级体育IP,欧洲杯赛事本身的版权内容、广告赞助、观赛球票等周边产品是最核心的吸金利器,依靠大赛拉动的旅游、酒店、交通、餐饮等周边产业更是如此。

受全球疫情影响,欧洲杯、东京奥运会等赛事均被推迟至2021年,甚至始终在办与不办间摇摆不定。如今,2020欧洲杯在延迟一年后终于回归,成为顶级体育IP在全球疫情好转后的首次试水,无论从赛事组织到疫情防控、再到商业比拼成果,都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此届欧洲杯,共有4家中国背景企业成为官方赞助商,占据总量的1/3,包括海信、支付宝、vivo和TikTok,热搜榜也经常可见欧洲杯相关话题。不过,一个严峻的事实却是,疫情对包括欧洲杯在内的体育赛事的打击,依然挥之不去。

虽然中国企业与欧洲杯的联系愈发紧密,但中国市场围绕本届欧洲杯的赛事经济相对沉寂,更多中企对借助欧洲杯IP做品牌营销的兴趣有所减弱,版权方分销收入也难达预期。

“这是我10多年第一次大赛期间没去现场,往届都得提前三周去,比赛结束再留一周收尾。”在北京的办公室里,盛开体育CEO冯涛告诉作者。

5年前,中国家电企业海信在盛开体育的牵线和协助下,成为了欧洲杯创办56年以来的首个中国官方顶级赞助商。由于在2016年尝到了结合顶级体育IP做营销的甜头,海信又接连赞助了2018世界杯和2020欧洲杯,以便打开海外市场。

除了今年2月于欧足联签约的TikTok以外,另外3家来自中国的欧洲杯官方赞助商都是在疫情开始前就已完成签约。

一位国内体育营销资深人士坦言:“离开赛时间越近,企业激活权益的时间就越短,价格就会越便宜。”另外,可口可乐所处的饮料品类、支付宝和VISA所处的支付品类等,由于竞争越激烈,赞助费会较高;而竞争相对平缓的3C品类中的海信、vivo,以及作为试水科技娱乐媒体新品类的TikTok,赞助费则相对较低。

海信法国销售总监曾透露,2016年公司与欧足联签约2年,赞助费为4000万-6000万欧元;而据报道,支付宝2018年与欧足联签约8年,总费用高达2亿欧元。

另一位体育营销专业人士表示,欧足联一般会把最核心的欧洲杯、世界杯欧洲区预选赛等多项赛事捆绑销售,每届赛事会有20%左右的涨幅,现在合计赞助费通常在7000万-8000万欧元,具体要视品类而定。大多数企业至少会在开赛前一年完成签约,“如果不及早签,比如欧洲杯预选赛、分组抽签、球衣用球新品发布等一系列品牌曝光的权益都赶不上”。

借助国外顶级体育IP的影响力,努力“破圈”,提升品牌影响力,拉动产品销量,是中国企业热衷于赞助欧洲杯的主要原因。虽然欧洲杯的影响力与疫情前相比有所下降,但付出了高昂赞助费的企业们,仍在尽力挖掘欧洲杯IP的内在价值。

场边广告及转播画面的比分弹窗,是欧洲杯最为核心的广告资源位。除此之外,赞助商往往还会投入更多资金来激活自身周边权益,比如打造一系列品牌营销和落地活动,以增加曝光度。

“2019年疫情前,盛开帮海信做了很多营销推广方案,反反复复做方案、被推翻。”冯涛表示,体育营销有一个1:1或1:2的投资比例,即投入一块钱成为赞助商,就要花两块钱去做权益激活。疫情到来后,盛开策划的所有线下活动都被迫取消,只能转到线上,企业激活权益的投入才相对少了一些。

此前有传言称,中国观众看到的场边广告是专门为中国人定制的虚拟广告,和现场观众看到的广告内容不一样。实际上,欧洲杯官方赞助商拥有全球约120个国家和地区的品牌曝光和传播权益,欧足联也没有采用虚拟广告技术。

6月26日,在欧洲杯开幕半个月之际,海信对外宣称,上半年其两款电视产品全球销售额同比增长143%,在英法德意西5大市场,累计销售额更是同比增长205%。

相比于付出巨额代价成为欧洲杯官方赞助商,以往更多中国企业会选择聘请C罗、穆勒、姆巴佩等球星担任代言人,或者与葡萄牙、德国、法国等热门球队合作。但在今年,采用这一打法的企业寥寥无几。

“这类赞助短平快,开赛前半年签约,往届特别多,今年几乎缩水到零头。”体奥动力副总裁张鹏表示,体育赛事计划性较强,只有经过长期准备,才能形成完善的营销策略,但疫情打乱了赛事节奏,能否举办、何时何地举办一度都不确定,企业自然不愿承担风险,“万一有变动,前期投入都打了水漂,所以都是观望的状态”。

按照目前的市场行情,C罗、梅西这对“绝代双骄”签约价格很难低于300万欧元,知名国家队则在200万欧元左右。今年3月,C罗代言国内某电动车品牌,但这也几乎是中国企业进行此类赞助的唯一一例。

力赞体育CEO朱晓东更是直言,体育赛事IP价值已经因疫情萎缩。而且,体育营销的痛点还体现在,依然较多停留在用户观赛数据分析、与用户心智的价值观绑定,力求将用户对赛事的热爱转化为对企业产品的热爱;但现在品牌更追求有效果的传播,体育营销很难直观地提供通过观赛转化出的产品销量数据。

“C罗在全球文体领域粉丝数量最多,但在国内年轻人群体中,人气可能还不如王一博、肖战这些流量明星。”朱晓东说道,很多品牌现在更愿意用娱乐明星,尽管C罗这些体育明星自带正能量,也许更能帮助品牌塑造形象,但“体育营销还需要更多数据来证明这一点”。

拥有本届欧洲杯版权的中国大陆平台共有3家,央视持有电视版权,新英体育持有新媒体版权,中国移动咪咕公司则通过与新英体育的合作拿下了新媒体版权,并拥有欧洲杯IPTV独家版权和分销权。

至于腾讯、优酷、PP等主流体育长视频新媒体平台,以及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都没有拿到本届欧洲杯版权内容权益。

还是因为疫情,互联网平台对版权IP不再像以往那般追捧,这导致版权分销遇冷,但对新英体育来说,高昂的欧洲杯独家新媒体版权费,却没有因疫情而有所减少。

然而,在新英体育总裁喻凌霄看来,新英与爱奇艺合资成立的爱奇艺体育平台围绕欧洲杯的招商已经“达成预期目标”,杜蕾斯、京东、大众、美团、喜力、沃尔沃等10家企业都在该平台上投放了广告,比赛直播流量也超出预想。只不过,新英体育的版权分销收入可能会比预期减少50%。

即使这样,喻凌霄也拒绝向短视频平台低头,他表示:“欧洲杯这个好产品,每个人都愿意买,但都达不到匹配它价值的价格,所以我就不卖,相信赛事播完后,外界才会意识到欧洲杯应有的价值和地位。短视频对体育IP是非常重要的资产,我做的所有版权,从来都没有单独卖过短视频权益。”

他还进一步解释道,文娱电影行业能够借助短视频平台做内容宣发,但体育不能照搬这套逻辑:“如果(用户)养成看短视频的习惯,足球全场不看,就更没有办法商业化了。”

短视频平台倒是都在积极向体育领域进军,抖音、快手都拿到了美洲杯直播版权,后者更是从央视手里买到了东京奥运会和北京冬奥会的“点播+短视频”版权。

从实际情况来看,美洲杯为短视频平台引流的效果并不明显,但喻凌霄认为,只有头部IP才算有价值,腰部以下的IP价值非常弱,这也是版权价格存在云泥之别的原因:“比如相比于欧洲杯,美洲杯完全不在同一个体量级别的价值,好比100万对5个亿这么悬殊的差距,如果你仅仅拿尾部赛事IP做尝试,就得出体育没有流量,那结论一定是错误的”。

在拥有内容版权的媒体平台投放广告,是很多企业“蹭”比赛热度的惯用方法。可现实是,今年连这种相对廉价的方式都不多见了。

“往届体育大赛总有一两个品牌会脱颖而出。” 有体育营销内部人士表示,比如2018年世界杯期间的BOSS直聘、贝壳找房、马蜂窝等洗脑广告虽然口碑不一,但确实给用户留下了深刻印象,而本届欧洲杯期间并没有类似情况,“相比之下,2021年家门口举办的冬奥会风险系数小很多,女排、羽毛球等国家队也都签约了很多赞助商”。

不过,也有人认为,2018年世界杯期间的广告之所以影响力大,主要是得益于广告会在央视、优酷、咪咕三家平台同步播放。本届欧洲杯则是由各个版权方自行招商,导致广告只能触达单一平台的用户,这并不能说明赛事IP价值下降,“现在国内体育赛事转播格局中,央视平台的影响力在明显下降,新媒体平台在上升,新旧势力二者处于迭代转换过程中”。

“可能说明他们也没什么信心,现场热度不如往届。”一位今年刚拿到数亿人民币融资的独角兽公司CMO透露,自己5月份刚去上海参加了央视举办的营销方案推介会,央视将东京奥运会、北京冬奥会及欧洲杯三个资源进行了打包捆绑销售。

这家公司最终没有参与欧洲杯营销,该CMO解释道,5月份距离赛事比赛开始才一两个月,时间太过紧凑,企业一般都要提前半年做营销方案计划,“去年做预算时,不知道疫情对今年体育赛事影响多大,所以也没有这笔预算”。

不过,疫情对于奥运会的影响也不容乐观。以7月23日开幕的东京奥运会来说,由于官方决定不接纳海外观众观赛,门票、旅游等收入势必大为减少,赛事精彩程度减弱,版权价格也直接面临缩水问题。

根据欧足联官方财报数据,其2016年欧洲杯赛事收入同比上涨37%,达到19.16亿欧元,其中,版权收入上涨22%至10.24亿欧元,商业赞助上涨54%至4.83亿欧元,球票等周边产品收入达到4.09亿欧元。

根据福布斯等外媒报道,欧足联原本预计2020年欧洲杯收入增长至25亿欧元,净利润超过10亿欧元,但赛事推迟已经造成了3亿欧元的损失。票务损失首当其冲,除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球场上座率可达100%外,疫情导致其他比赛场地上座率不足,比如最多可容纳9万人的英国伦敦温布利球场,小组赛仅开放了25%的座位。

同时,疫情还导致国内球迷无法前往欧洲看球,对于拥有本届欧洲杯大中华区官方款待类票务合作方资格的盛开体育旅游来说,这一收入也直接降至冰点。

不同于普通球票,款待类球票除了有更好的观赛位置,套餐中还包括专车、餐饮、酒店、航空、城市旅游等增值服务,价格也更为昂贵,从三四千元到几十万元人民币不等,客户也多为企业主等高端客户。

“2019年底疫情爆发前,我们锁定的欧洲杯球票已全部卖光,观赛人数预计超过2万人次,销售收入也能过亿元。”盛开体育CEO冯涛对作者透露,体育旅游垂直细分市场近年来上升趋势非常明显,“2010年南非世界杯,盛开第一次做的时候才有700人次,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增长至上万人次,加上协助海信等官方赞助商的工作需要,往届我们北京办公室都是空的,去前方的团队有上百人,这届欧洲杯只有欧洲办公室的几个人在前方操盘”。

冯涛表示,疫情导致这届欧洲所售球票基本都被免费退掉,但公司提前预定的酒店、专车等服务没办法退,“损失惨重”。

欧洲杯作为疫情后首次试水的全球顶级赛事,值得庆幸的是,比赛赛程过半,并未发生因球迷聚集导致的新一波疫情,上座率也逐场攀升。6月22日,英国政府宣布,同意承办半决赛和决赛的伦敦温布利球场可以接纳6万名观众,这无疑有助于赛事经济的恢复,并提振其他体育赛事参与方的信心。

眼下,对于更多中国淘金者来说,伴随着国足闯入世界杯亚洲区12强赛,以及接下来行将开始的东京奥运会、北京冬奥会,他们正对其中蕴藏的商业机会摩拳擦掌。

体育旅游及线下赛事业务受挫后,目前盛开体育的精力集中于帮助客户海信、支付宝做欧洲杯营销服务。2017年,盛开体育协助阿里巴巴成为国际奥委会全球顶级赞助商,合约周期12年,横跨东京奥运会、北京冬奥会等。阿里拥有的大量奥运会权益已经开始激活,冯涛预计自己“又要忙一阵子了”。

体育赛事经济也正在好转,6月28日,随着两家中国瓷砖品牌成为北京冬奥会官方供应商。截止目前,北京冬奥组委已签约了多达45家赞助商。

【青岛原浆与欧洲杯更配哦】欧洲杯激战正酣,一个又一个足球之夜,怎能没有啤酒相伴?然而,国内市场上常见的工业淡啤原麦汁浓度偏低,口感寡淡,进口啤酒又价格偏高,这令无数球迷和啤酒爱好者苦不堪言。青岛原浆不添加降低成本为目的辅料,不过滤酵母,不勾兑脱氧水稀释,实乃夏日看球必备佳品,识别下方图片中二维码即可抢购~

日本国民护具品牌HOLZAC护道俊研发的护膝产品以独有的硅胶外置设计来对关节施加有效压力,同时结合舒适优质的面料实现与关节完美贴合,让使用者运动起来轻松自如,无紧绷不适感;与传统护膝相比,护道俊的护膝轻爽透气,穿戴简单,不松懈、不滑动、不脱线、不勾丝、不卷边,防过敏;冬天保温暖,夏天不闷汗。点击下方图片即可抢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欧预赛最新战况!荷兰3-0法国1-0波兰1-0世界第174表现神勇

北京时间3月28日凌晨,欧洲杯预选赛小组赛第2轮展开了多场激战,无冕之王荷兰队3-0完胜直布罗陀,取得了首胜;高卢雄鸡法国队1-0小胜爱尔兰,2连胜积6分;波兰1-0险胜阿尔巴尼亚,取得欧预赛首胜;其他的比赛瑞典5-0狂胜阿塞拜疆、匈牙利3-0保加利亚、摩尔多瓦(世界排名第174)爆冷逼平0-0强大的捷克,塞尔维亚2-0黑山;奥地利2-1逆转爱沙尼亚。

橙色军团荷兰队世界排名第6,对手直布罗陀仅仅世界排名第200,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比赛,比赛一开始荷兰队就频频发起进攻,攻势一浪高过一浪,第23分钟,邓弗里斯助攻德佩头球破门率先打破僵局,荷兰队1-0领先;实力不济的直布罗陀只能龟缩防守打反击,易边再战,荷兰队依旧攻势如潮,第51分钟,阿克头球破门再下一城,荷兰队2-0领先,全是头球破门;第82分钟,阿克禁一脚爆射打在直布罗陀防守球员身上折射破门,荷兰队3-0;最终比赛也定格在此,无冕之王取得了首胜。

世界排名第3的法国队1-0小胜世界排名第48的爱尔兰,比赛一开始,爱尔兰就坚决打防守反击,在密集的铁桶阵面前,高卢雄鸡法国队整个上半场完全找不到机会,0-0进入了中场休息;队长姆巴佩表现平平,在下半场还是帕瓦尔站了出来,轰出一脚世界波洞穿爱尔兰大门,最终法国队1-0小胜爱尔兰,世界第3取得2连胜积6分领跑该小组。波兰队1-0小胜阿尔巴尼亚,希维德尔斯基打入全场唯一进球,取得了小组赛首胜,真的是欧洲无弱旅啊,欢迎大家到评论区来聊天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前瞻 德意志战车稳如泰山 荷兰战绩压波兰

威尔士近期主场表现不俗,近5个主场比赛仅仅输掉1场取得2胜2平1负,即上轮欧国联1-2遭荷兰绝杀。

威尔士主帅佩吉表示,球队的阵容深度不足需要在欧国联进行轮换,而现阶段比赛的目的就是为年底的世界杯练兵。

波兰主帅米赫涅维茨透露,球队会在比赛中重点保护头号射手莱万多夫斯基,他直言给莱万60分钟左右的出场时间是最合适的选择。

德国队主帅弗里克上任前11场比赛保持不败,这是自1980年的德瓦尔后,德国队主帅上任后执教最长不败。

格纳布里小腿受伤或将缺席本场比赛,格纳布里今年为德国队打了10场比赛,贡献了5球2助攻,是球队的第二射手。

英格兰在过去的两场比赛中未能获胜(1平1负),在索斯盖特治下,三狮军团仅有过一次连续三场不胜,发生在2018年7月至9月间。

哈里·凯恩已为英格兰总共打进50球,距离英格兰队史第一射手只差4球,身前是打进53球的鲁尼。

意大利主帅曼奇尼赛前直言,本场比赛球队的目标是练兵,长远而言意大利队将为2026年世界杯积累经验。

在过去15场对阵英格兰的比赛中,意大利仅输两场(7胜6平),且都发生在友谊赛中(1997年6月0-2、2012年8月1-2)。而在过去9场正式比赛中,意大利仅输一场(5胜3平),1977年11月世预赛0-2。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欧洲杯开赛遭100多家平台盗播 还仅是开幕式揭幕战

欧洲杯已经开启,足球比赛精彩纷呈,国内许多球迷熬夜看球,不亦乐乎。但是需要指出的是,国内“盗播”现象却非常严重。本来在中国国内仅有三家公司拥有欧洲杯的版权,但是现在国内有超过100个平台通过盗播欧洲杯的方式谋利。

北京时间6月12日凌晨,欧洲杯的揭幕战开打,意大利队迎战土耳其,蓝衣军团抛弃了之前防守至上的战术,控球攻击性打法极具观赏性,最终3-0大胜土耳其。而在中国国内,这场欧洲杯揭幕战也让直播平台热闹非凡。

根据版权方实时监测的数据显示,6月12日欧洲杯开幕式以及揭幕战期间,网站端(PC)共发现84家网站侵权直播,移动端(APP)监测发现47个APP侵权直播,互联网电视(OTT)共发现4家OTT违规直播,电信运营商领域共监测发现IPTV侵权省份28个。仅在1揭幕战期间,国内就有超过100个平台涉嫌“盗播”。

其实在足球领域,中国国内的“盗播”比较普遍,以英超为首的五大联赛以及以欧冠为首的欧战,都是盗播的重灾区。欧洲杯属于顶级的足球赛事,欧洲杯盗播的爆发也在意料之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粉丝欢庆!《实况足球2020》宣布拿下欧洲杯独占授权

我们知道,作为当今世界上的两大足球游戏,《实况足球》系列一直在和《FIFA》系列激烈地竞争。而对于足球游戏来说,球队的授权是非常重要的。

今年七月的时候,我们报道了《实况足球2020(eFootball PES 2020)》独家签约尤文图斯的新闻,在《实况足球2020》与尤文图斯的独家合作消息放出后,EA公司的股票价格从周二(当地时间)的74.46英镑,下跌至周三晚间的72.17英镑,这使得EA损失了近6.6亿英镑的市值,可以说打击不小。

而现在,看起来,《实况足球2020》又要再给《FIFA》一个打击了,《实况足球2020》官方今日宣布,他们已经与欧足联达成了合作关系,拿下了2020年欧洲杯的独家版权!

《实况足球2020》将会在2020年春季以免费DLC的形式推出欧洲杯更新。玩家可游玩50多个国家/地区的欧洲代表队,并且将包括所有的授权球衣、足球以及比赛场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欧洲杯版权谈判胶着 西班牙或仅直播23场比赛

腾讯体育6月8日讯(文/DERMOT CORRIGAN, ESPN作者) 当地时间本周五,2016年欧洲杯便将正式拉开大幕,然而时至今日,西班牙方面依然没有获得大多数欧洲杯比赛场次的转播权。

实际上,在过去几个月的时间里,来自于西班牙的电视转播机构一直在与欧足联进行谈判。在距离欧洲杯开战近在咫尺的此时此刻,西班牙电视五台(Telecinco,免费电视台)终于宣布,他们将对23场欧洲杯比赛进行现场直播,这23场比赛包括所有西班牙国家队将参加的比赛,以及淘汰赛阶段的某些关键之战。

不过,本届欧洲杯赛总共有51场比赛,这也就意味着,在大赛打响之后,西班牙球迷依然有可能无法通过电视收看到另外28场比赛的现场直播。这28场比赛包括小组赛D组中没有西班牙参加的比赛,甚至还包括类似于意大利vs比利时这样的小组赛阶段的巅峰对决。

西班牙《阿斯报》报道称,实际上直到当地时间本周二,beIN体育台、Movistar+这两家付费电视台,依然在与欧足联方面洽谈西班牙境内的欧洲杯赛事转播权的问题,不过在欧洲杯仅剩下2、3天便将打响的此时此刻,欧足联依然对这两家付费电视台开出的价码不感兴趣。

在过去几年中,西班牙的电视台、有关当局以及足球俱乐部之间,经常会因足球比赛的直播版权问题而扯皮。

就在上周,西甲联盟主席哈维(数据)尔-特瓦斯透露,在2015/16赛季里,所有西班牙职业球队通过出售电视转播权而总共赚得了12亿欧元。而尽管西班牙电视转播收入的分配已经比过去更加公平和公正,然而巴塞罗那和皇家马德里这两大传统豪门,依然是电视转播权收入分配的最大获利者。

甚至连负责销售西班牙联赛海外转播权的Mediapro集团,都在2015/16赛季收入了9300万欧元,该公司从中赚得的利益,甚至还高于西甲季军马德里竞技的6900万欧元。

足球世界变化快,妖人小将大步迈。今天要说的是来自于米兰城的红黑队长罗马尼奥利。这名眼下只有23岁的年轻人,在今年的8月成为球队的队长。新赛季至今,AC米兰在11轮联赛过后,位于积分榜的第4名。跻身欧冠区,距离回归昔日的顶级舞台,正在慢慢接近。沿着前辈的脚步,23岁的罗马尼奥利成为红黑军团的队长在足球场上,如

承办2020欧洲杯4场比赛俄罗斯将豪花15亿元

2020年6月12日至7月12日,欧洲杯将首次在12个欧洲城市举行,俄罗斯圣彼得堡将举行3场小组赛和一场8强赛。

据俄罗斯媒体消息,届时圣彼得堡举行2020年欧洲杯4场比赛的球场正是去年世界杯的比赛球场,但针对这4场比赛,俄罗斯在组织方面的花销将超过15亿卢布(约合1.5亿元人民币),其中6.5596亿卢布用于安保,3.76亿卢布是组委会的运营费用,这当中的1.44亿卢布为工作人员工资费用,还有1570万卢布为设施租用费用。

此外,还有为观众、组委会工作人员、赛事志愿者在赛事期间提供免费交通的花销1.29亿卢布。除上述费用外,还有志愿者项目(包括培训、人工等费用)花销1.34亿卢布、临时设施费用1236万卢布。

2020全球体育版权收入缩水184亿美金多平台共享取代巨头独霸

随着新冠疫情持续在全球范围内的不断加剧,一系列国际体育赛事在2020年这个原本的体育大年中纷纷被迫停摆和取消。根据国际知名体育营销机构Two Circles的报告预计,2020年全球体育媒体转播权收入将降至321亿美元。

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由于有东京奥运会和欧洲杯两大国际赛事加持,Two Circles曾一度乐观估计,2020年全球体育版权收入有望突破505亿美元。但随着持权转播商在各项赛事取消后选择折扣付款甚至拒绝付款,导致实际收入大幅缩水。同时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也无限放大了体育版权收入对传统付费电视广播公司媒体的高度依赖。为了在后疫情时代实现收入增长的目标,探索全新的“混合媒体模式”售卖体育版权显得势在必行。

根据Two Circles所提供的数据显示,整个2019年全球体育媒体版权共卖出了482亿美元,而传统付费电视广播公司在体育媒体转播权上的花费总额为344亿美元,占比高达71.4%。

Two Circles在该报告中将这一数值描述为“全球付费电视支出曲线的顶点”,并称传统付费电视已在2019年达到了体育版权支出的峰值。

作为一家成立于2011年以数据策略为主要驱动力的体育营销公司,Two Circles主要客户包括英格兰&威尔士板球委员会、西甲巴伦西亚俱乐部、英超利物浦俱乐部以及草地网球协会等。2015年,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Two Circles被全球最大的传播集团WPP并入旗下,但仍可在原管理团队带领下独立运营。

在接受体育商业媒体SportsPro独家专访时,Two Circles的CEO加雷斯·贝尔奇表示,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肆意蔓延以及全球多项赛事宣布取消,都将加速传统有线付费电视订阅数量的大幅下降,进而导致体育版权支出在持续增长近半个世纪后呈现出下降趋势。

以本赛季欧洲五大联赛中率先完成复赛的德甲为例,根据《踢球者》报道,德甲联盟财务委员会在发给德甲德乙36家俱乐部的信件中透露,2019/20赛季德甲电视版权收入仅为12亿欧元,比预计的13.5亿欧元少了1.5亿欧元。此外,由于部分境外合作媒体受疫情影响难以兑现支付,德甲联盟还将面临6000万欧元的海外市场损失。

根据德甲联盟6月底公布的最新周期(2021-25包含四个赛季)德甲德乙版权出售结果显示,德国天空电视台和体育流媒体DAZN以44亿欧元的交易总价获得2021/22赛季至2024/25赛季德甲联赛本土版权的大部分份额,这比上个四年周期的46.4亿欧元足足少了2.4亿欧元。

早在2013/14赛季至2016/17赛季的四年版权周期中,德甲国内转播版权的总价值仅为25.05亿欧元,而在2017/18赛季至2020/21赛季的周期内一路飙升至46.4亿欧元,涨幅高达令人啧舌的85%。

受新冠疫情影响,未来更多联赛在新的版权周期出现售价萎缩已经在所难免。除体育版权市场的自身竞争力在减弱外,传统付费电视媒体购买力下降也是造成这一结果的重要原因。

以特纳体育BR为例,受新冠疫情影响,他们提前终止了与此前与欧足联所达成的欧冠联赛美国本土版权交易。无独有偶,福克斯体育则将每年价值超9000万美元的美国高尔夫协会(USGA)赛事版权转移给NBC环球,而NBC环球只需在剩余合同期内支付一半版权费,其余部分仍将由福克斯体育承担。

为了克服这种下降趋势,Two Circles在报告中建议版权所有者采用一种混合模式,即在同一周期内对付费电视网络、免费广播、OTT订阅平台、直面消费者的流媒体服务及免费数字出版商进行“切割和出售”版权。

这将意味着版权持有者应开发新的内容包,包括现场直播、近现场直播和非现场直播的不同版权内容,这些版权可以通过更多的媒体合作伙伴进行商业化,而不是简单地将版权包独家出售给一两个付费电视广播公司。

Two Circles CEO加雷斯·贝尔奇说道,“未来版权持有者的目标应该是大幅增加媒体合作伙伴,而不是限制它的数量。”

以欧洲五大联赛中版权价值最为昂贵的英超联赛为例,2018年亚马逊的Prime Video平台以9000万英镑价格获得2019-2022三个赛季每赛季20场英超比赛的英国本土转播权。随着亚马逊的强势入围,英超本土版权终于告别了天空体育SKY与英国电信BT双雄争霸的时代,近而形成三足鼎立之格局。

根据Two Circles的观点,未来版权持有者们应该力争将更多的媒体平台带到谈判桌前,使多家媒体平台共同承担风险同时使赛事版权的价值最大化。在21世纪,不论是付费电视平台还是OTT流媒体平台,三家甚至四家共同分享一项赛事版权理应成为一种常态。

Two Circles CEO加雷斯·贝尔奇表示,“在一些区域的体育版权市场上,特别是一些发展中国家,三家甚至四家运营商的竞争仍将继续。这种竞争本质上就是混合模式的一部分,因为每个活跃在该地区具有视频功能的媒体平台都可以成为将体育版权商业化的选项之一。”

此外根据Two Circles的报告预计,受新冠疫情的严重影响,今年全球体育赞助支出将减少172亿美元,降至289亿美元。而到2020年底,新冠疫情可能会导致全球体育产业损失高达616亿美元收入。

欧洲杯需要中国赞助商更需要中国广告牌

“欧洲用足球作为另一种战争模式,决定国与族的成败,在球场上全力竞争……而欧洲杯的每一片球场边缘,胜利者都来自中国,来自中国的欧洲杯赞助商。”

像《》这样的西方传统媒体会在社论里,用“柠檬”的语言说:“不管哪支球队夺取欧洲杯,他们都是在为中国企业服务”——欧洲杯顶级赞助商里,四家来自中国,也有俄罗斯天然气(Gazprom)这样和西方关系复杂的巨型企业。

但可以肯定的是,习惯了体育赛事高度商业化多年的用户,在欧洲杯这样精品赛事转播过程中,倘若场边没有五花八门的赞助商logo以及品牌文字出现,那反倒会是更不正常的现象。

而欧洲杯以及欧足联,不会像那些充满醋意的文字般傲岸决绝——因为欧洲杯比过往任何一届,都需要来自世界各地的赞助商。

欧洲杯已经因为疫情延期一年,同样因为疫情,现场门票销售极度下降,11国12个主办城市,只有布达佩斯能允许观众满座。

顶级体育赛事,收入来源分为三类:媒体版权、门票收入和市场赞助,比例从4:4:2,到5:4:1,再到6:3:1不等。

欧足联之所以在2021年必须主办欧洲杯,就是要兑现早已签订的各种媒体版权合同——这最大头的收入,他们早已入账,并且已经分配给了欧足联旗下的55家成员单位,于是当门票收入降到历史低点,市场赞助成为了欧洲杯能否运行的生命线。

中国品牌进入国际体育营销,已经是十年来的大势,越有国际视野和全球化市场眼光的中国企业,越会看重体育营销中蕴藏的各种机会:从大赛期间品牌知名度和友善度的提升,到更深入的市场拓展和产品促销机会等。

支付宝和欧足联8年2亿欧元的合作,当然和拓展移动支付落后的欧洲市场相关,倘若C罗最终成为欧洲杯最佳射手,他捧起的金靴奖杯,就会是蚂蚁区块链奖杯。

海信参与体育营销也有超过20年的积累,海信的国际销售与品牌知名度,已经从中获益。vivo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上,品尝到了体育营销助力国际拓展的益处。

抖音国际版的活跃,更是顺理成章——脸书推特们的用户增长和下载量增长上,已经被抖音国际版超过,欧洲杯这种营销机会,岂不就是快速成长企业乐意借助的平台?

欧洲杯期间,所谓“场边中文广告,是专门为中国人定制的虚拟广告”风波被辟谣后,又从另一个角度证实了欧洲杯这种世界顶级体育大赛的传播效果。

而来自西方的醋意和怀疑,会通过时间和实证去消除——中国赞助商,能为欧洲人提供更好的、过往未有的服务。

体育营销的机会,从巨额成本的欧洲杯顶级大赛,到你楼下小区的运动健身器材,无处不在,这才更符合体育运动传播的原本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