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欧洲杯半决赛意大利点球大战击败西班牙晋级决赛如何评价这场比赛?

若要从这漫长的意迷生涯里,选出“最激动最难忘的五场比赛”,我的答案是:2000欧洲杯半决赛点球胜荷兰、2006世界杯半决赛2:0胜德国、2012欧洲杯半决赛2:1胜德国、2016欧洲杯1/8决赛2:0胜西班牙,第五,大概就是今天凌晨。

前四场的入选标准,或是命悬一线死里逃生、或是狭路相逢势均力敌、或是勇者无惧以弱克强。今晨,除了“以弱克强”有些牵强(毕竟赛前,好像呆梨才是更被看好的那一方),死里逃生和势均力敌(不考虑控球比的话),全都占尽了。

这支西班牙和这支意大利,其实相似点极多:433阵型,双边锋,中路拖后有个大脑级节拍器(若日尼奥和布斯克茨),两个侧后腰来回穿插,经常使用高位逼抢。

而且,它俩还在不断地相互学习与融合:西班牙借鉴了意大利式反击中小斜线推进的坚定,意大利吸纳了西班牙在快速一脚出球中寻找缝隙的敏锐。

汇入了意大利风格的西班牙,最厉害的地方在于,你看着它的催眠式传导极为繁复,可就在乱花渐欲迷人眼、不识庐山真面目那一瞬间,它偏偏能突然地变一下节奏,突然用最简单的速率和效果来解决问题,那真的是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

至于西班牙的问题或隐患,则不外乎:中卫出球能力退化、防守有漏洞、不善打逆风球、推入进攻三区之后决定性不够。

于是,这磕磕绊绊的一路走来,恩里克一直在赌,这回也不例外:撤下之前极为信任的战术支点莫拉塔,祭出近似他们巅峰时期的无锋阵。用前场不停的小快灵换位消耗对手、一点点抹平双方的体能落差(毕竟西班牙连打两个120分钟),熬到70分钟再上中锋搏命。

于是,意大利几乎整个上半场,尤其前三十分钟,防区始终被“找不准人”困扰着。布斯克茨与佩徳里像俩倒爷似的,把左边的货运到右边、再把右边的货运到左边,一直保持着清晰的思路。奥尔默一会儿像是齐达内、一会儿像是里克尔梅。奥亚萨瓦尔、费尔兰托雷斯、还有经常后上的科克,来回穿插内切。尤文二老的透支肉眼可见。

还有,必须承认,意大利在开局那几分钟是有想法去争夺中场的,但西班牙那种几乎能把皮球黏在脚上的小技术,确实确实太厉害了——在遇上他们之前,真不敢相信,还有谁能在这支意大利的高位逼抢下全身而退。哦不,何止是全身而退?如果说之前意大利遭逢的最困难局面(对奥地利那场),也不过就是“摁住了对手,但就是打不死,还眼睁睁看着他时不时还击几拳”的话,这次,简直就成了“压根摸不到对手的身体,还要分分钟担心被他打死”。

小基耶萨负责抢了个开局然后相对沉寂。因西涅几乎消失了前半小时然后重新开始活跃,然后埃默森得到了上半场最好的三次(也几乎是仅有的三次)机会。

好在,西班牙在禁区里确实没有点,几次威胁,基本来自禁区线上的远射,客观上还帮多纳鲁马又积累了几次神扑、调试出了更好的状态和信心——此为后话,毕竟当时我们还不知道会有点球决战。

在对方门将拿球时,立即成组压上,散开掐住每一个出球位,逼迫其无最佳选择,犹豫后开大脚,然后高点就是基耶利尼的。

不出意外,下半场,西班牙体能下降,意大利像是在“被剑风罩住周身多时”之后,护住了各大要穴,还腾出了那只还刺的手。

因莫比莱还是在被骂被嘲,可这个进球里,他不管不顾向前那一下(当然,永远是连磕带绊、连碰带撞、连拉带倒、连滚带爬地向前,这都快成为近几场里他的标志了),还是体现了作用。

至于小基耶萨,上一场就讲了,他和因西涅是如今意大利阵中最有球星相的人,何况,他还更年轻、上限更高——这样的人,就是在这样的时刻拿出来解决问题的。

禁区前世界波和两个小禁区角上瞄着远端的兜射,构成了意大利本届进球的绝大部分。这也多少透露了意大利中锋能力不足,大部分得分来自边锋和侧后腰。

意大利历任教练的改革,虽不会以刻意丢弃这份“民族性”为代价,但世间事,总不会样样都得。普兰德利那年决赛的惨败是如此,今天最后二十分钟想死守没守住,也是如此。

换了一堆能跑的上去,撤下了一堆技术好的,开始向着1:0收官磨,以前,遇上这种局面,对手肯定是超级绝望、内心喃喃咒骂出一万匹草泥马的。

谁知,西班牙还是扳平了,用的就是我前面说的“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的套路,最简单明快实用的套路:两人小配合,踢墙二过一。

所以,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是意迷最窒息、最恐惧、最绝望的半个多小时,但是,也构成了这支球队淬火见金、凤凰涅槃、死地后生、让自己升华到一个新的高度的半个多小时。

为什么我们总在强调,那些已经在联赛里玩得很溜的年轻人,必须要踢大赛、要见世面、要去最你死我活的地方真刀真枪地滚一圈。

贝洛蒂+贝拉尔迪+贝尔纳代斯基,三个贝贝联袂攻击线的奇景,在他们被视作希望之星、又被呜呼伤仲永很多年后,终于出现了一回。

可到了加时赛下半程,两边都弹尽粮绝以后,冲击力这类不讲道理的玩意儿,就成了场上唯一管用的东西。

于是,意大利看起来占据了一点优势的时段,还真是最后那十分钟:贝拉尔迪有好几个机会、还加上一个进球无效。

罚球手的选择很恰当(三个替换上场的、体力没完全枯竭的球员,加上主力当中点球最稳、也看起来体力相对保留较多的两位),不提。

我只想提一个细节,一个又被央视解说员拿出来开玩笑的细节:基耶利尼,怎么会一直那么高兴,点球选边时,他怎么还是那么高兴,各种咧嘴大笑、各种逗趣耍宝,这时候阿尔巴一副快紧张哭了的表情,连三个裁判都累得直翻白眼。

被扳平那个球,有基耶利尼很明显的责任;点球大战,是意大利最怕的东西;这场比赛,遇到了前所未见的困难和危机;谁都知道,不出意外,这是基耶利尼最后一届欧洲杯。这四件事一压,换了别人,死在场上都有可能。

这支意大利,拥有着何其迷人的氛围,每个人都在享受置身这支球队中的时光,每个人都不畏惧,每个人都不会因为自己遭遇的困难而退缩,每个人都笃定、从容,每个人都知道有每个人与自己并肩作战,每个人都相信每个人会为自己兜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