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今晚比赛预测结果最新-中国体育的流量只在电竞了

上周末,号称中国最重要的职业体育赛事的争冠之战,上海海港对阵山东泰山,上座率只有区区2万人,其中还包括至少1千客队球迷。我已经习惯了工体动辄4、5万人的盛况,海港主场的上座率确实让我有些失望。散票看台上空座很多,这肉眼可见。

海港球迷在微博上提醒我,浦东足球场存在限流的情况,这2万人已经是赛季之最了。堂堂一个全新的专业足球场,坐落于浦东新区,居然整个赛季都被限流所困扰,这足以让我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

另一个怪现状是我在场外的见闻。两个老外站在球场外一个兜售海港纪念品的小摊前,字正腔圆地向摊贩索要申花的衍生品,“申花”两个汉字发言之标准让我停下了匆匆的脚步,驻足瞧个热闹。有那么一刻,我真担心他们会遭到海港球迷的围攻。

天王山之战跌宕起伏,热闹非凡,裁判一共出示了5张红牌。最终两队以平局收场,海港队如履薄冰地捧起了队史第二座中超冠军奖杯。夺冠之后,武磊哭了,喜极而泣背后不知道是否还掺杂着一丝愤懑。

友人给我的一张截图显示,当天晚上8点左右时段的微博热搜只剩#武磊哭了#这一个中超相关的线位。其他热搜大都被电竞话题所占据,诸如BLG晋级八强、LPL、S13八强等。

事实上,在下午早些时候,#武磊哭了#最高热搜位置是第16位,停留时间1.9小时。#上海海港夺得中超冠军#的最高热搜位置是第29位;#上海海港vs山东泰山#的最高位置则是第26位,后两者的在榜时长都只有短短几十分钟。唯一排进热搜前10的相关中超话题是个负面话题#海港泰山冲突#,最高排在第7位。

海港夺冠的这天恰好电竞比赛的确密集。英雄联盟S13全球总决赛进行瑞士轮第四轮,BLG和WBG都面临生死战。这两支中国战队涉嫌过关后,与另外两支中国战队JDG和LNG会师八强,接下来就是八强赛的抽签仪式。同一天的同一个夜晚,DOTA的TI12国际邀请赛将先进行败者组决赛,然后进行总决赛,CN DOTA全村的希望LGD将先参加败者组决赛,如果获胜的话将晋级总决赛(LGD最终输掉了败者组决赛,获得了TI12的季军)。同一时段,CBA有多轮联赛,其中广东与辽宁的焦点对决备受瞩目。当天深夜英超还有曼市德比。

有一些海港本身的原因。相比较而言,海港不像国安、泰山、申花等老牌强队有那么多受众。比如申花夺足协杯冠军时,申花球迷胡歌发了一条庆祝微博,就把这热度推波助澜了。

然而,周六比赛日的热搜被电竞话题霸屏,也并不仅仅是海港的尴尬,甚至不仅是中超的尴尬,极有可能是传统体育的尴尬。换了泰山、国安等传统豪门夺冠,热度会比海港夺冠更高,但也未必能扭转整体颓势。辽粤大战这种热度最高的CBA比赛,也未能帮助传统体育扳回一城。

传统体育热度下降与自身处境密切相关。国足成绩惨淡,地产经济大退潮以及反赌扫黑风暴让中超联赛也变得千疮百孔。男篮与国足亦步亦趋,也渐渐沦为群嘲的对象。

80亿钞票很美好,但那已经成了黄粱一梦。作为国家级电视台,央视对于中超联赛的转播力度不似以往,地方体育频道终究是地面频道,覆盖能力有限,而且能转播的场次也很受限制。互联网平台的转播大多数场次提供会员专享,将一部分球迷拒之门外。中超联赛的现状就是没有从转播权上赚到大钱,反而面对着球迷们隐形流失的局面。

短视频对体育赛事的解构可能比我们想象得更加严重。当大家习惯于在抖音上刷几十秒的进球集锦,或者“小王闯广州”等博主创作的二创视频时,还有多少球迷有耐心全神贯注的观看一场90分钟的足球比赛?即便是在看球的过程中,刷短视频、社交媒体也已经成为了一种常态。

与中超联赛比起来,CBA的处境稍微更好一些,其核心群体稍微年轻一些可能是更为关键的因素。当然,付费墙模式对于CBA联赛的收视来说也可能已经形成了一道屏障。

但注意,同样在经济下行的时代大背景下,电竞却高歌猛进,一路收割年轻人。这看似不太合理,其实有着充足的合理性。

与足篮比起来,电竞的受众普遍都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这个群体从小就有极强的消费能力,已经被端游、手游中的热门游戏培养出了消费习惯。游戏的社交功能,远远强于足球、篮球等传统体育项目,这导致了电竞受众的基数远远大于传统体育迷。

竞技赛场上,无论是传统体育,还是电竞,成王败寇永远是一条铁律。中国男子足球、男子篮球成绩或在低水平状态保持稳定,或呈直线下降趋势,而中国电竞却傲立世界潮头,此消彼长,受众一定会选择用脚投票。以英雄联盟为例,在全球总决赛的舞台,四支中国战队都闯进了八强,此等荣耀显然会将受众紧紧吸附过来。

至于付费墙模式对于传统体育的影响在电竞领域几乎并不存在。电竞转播可以不以盈利为核心目的,它最根本的作用是延续游戏的生命力,从而保持游戏的吸金能力。如果没有职业联赛,英雄联盟这款已经诞生十几年的游戏不可能还很流行,这多少有违游戏生命周期的自然规律。正因如此,电竞职业赛事不需要靠卖版权为生,虽然英雄联盟S赛的版权价格也已经达到了惊人的程度,但其依旧延续了雨露均沾的转播模式,在互联网平台上形成了共享之势。即便国内的电视依旧无法转播英雄联盟的职业赛事,但这丝毫不影响它轻易覆盖全部用户群体。

短视频平台大行其道,对于电竞赛事也会产生不利影响,但远没有对体育赛事的影响那么大。电竞赛事与短视频内容本身就是一对“连体儿”。在英雄联盟发展早期,官方甚至聘请了一批创作者制作英雄联盟的教学视频,小苍、JY等后来的游戏大V都是在这种背景下成长起来的。电竞赛事的精华依旧在于运营,而不仅仅限于拿人头、抢龙或者推倒水晶,习惯于观看短视频的电竞用户依然会对比赛着迷。

国内足球、篮球有一个很割裂的现象就是:一部分喜欢踢足球、打篮球的年轻人,未必是中超、CBA的球迷;中超、CBA的很多球迷可能根本不会踢足球、打篮球。但在电竞领域,游戏的爱好者有一部分并不是电竞比赛的观众,但电竞比赛的观众几乎毫无例外都是游戏的爱好者。电竞比赛和观众形成了强捆绑的关系。

大行其道的短视频观看习惯,疫情三年对“现场”的重锤,经济下行的时代大背景,都对传统体育的传播造成了负面影响。

电竞用户本身就是千禧一代,是移动互联网原住民,游戏消费习惯早已建立,受到大环境的影响没有那么大。而在电竞与传统体育在对受众,以及受众休闲时长的抢夺过程中,游戏成瘾性、与短视频的天然连接属性,让前者立于不败之地。

传统体育的困境是多维度的。海港夺冠后的新闻发布会,我环顾四周,只有四五个记者在场,客队主教练崔康熙和主队领队奚志康的两场发布会,只有一个来自山东的记者提问。我知道一些海港跟队记者去了内场进行采访拍摄,但这样“凄凉”的发布会还是让我在上海温暖和煦的秋日感受到了一丝寒意。与电竞的热度比起来,这股寒意直接浸入肌骨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