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烷法顺酐工艺复刻历史 进入“尴尬”处境

  2019年国内顺酐市场进入了困局,除去本就存在的环保因素,供需差距依然存在等,一季度至今安全意外事件频繁发生加重安监生产影响,以及终端需求恢复连续延迟等因素困扰顺酐买卖双方市场。而目前顺酐供需差异化主要是丁烷法工艺与需求的差异化,虽然一季度外贸订单缓解内贸走货压力,价格未出现较大幅度跌幅,但对于丁烷法顺酐工厂来讲,盈利率逐步缩减至成本线年之前亏损的覆辙,虽然丁烷法工艺的困难度、亏损度不及苯法工艺,但是后续生产压力仍有扩大之势。

  丁烷法顺酐工艺是被市场认可的环保型顺酐生产工艺,自丁烷法工艺在2013年前后在齐翔腾达,浙江江宁化工陆续启动后,丁烷法顺酐一直处于盈利状态,盈利率在2016-2017年达到峰值,仅2014年下半年原油暴跌后丁烷法顺酐利润2015年有明显缩减,此周期因大宗商品整体处于低位区间徘徊,原料-顺酐价差缩窄,导致丁烷法工艺一度有微幅亏损表现。但是,好景不常在,2015年并不是丁烷法顺酐工艺最艰难的时刻,2019年成为丁烷法顺酐运行最艰难的一年,截至当前丁烷法顺酐已经运行至成本线,或下方运行。而导致此种局面出现主要是原料成本,供需分歧不断扩大等因素集中发力,导致丁烷法进入19年的“尴尬”处境。

  正丁烷与顺酐价格走势对比来看,2013-2018年价格走势虽然个别幅度不一,但是整体曲线图走势大体一致,正丁烷与顺酐正常价差在3000-5000元/吨不等,因存在一定量价差导致丁烷法丁烷法顺酐依然可观。但是这种局面在2019年发生反转,正丁烷与顺酐价差不足3000元/吨,丁烷法生产成本压力日益凸显,截至发稿前山东地区丁烷法工艺依旧运行至成本线附近,江浙,河南周边地区因原料采购成本高,顺酐已经运行至成本线略下方运行。而导致这种局面的因素主要是原料与顺酐各自的供需现状决定的。

  首先,原料正丁烷方面,随着近几年国内煤改气,民用气以及烷烃化工方向的不断发展,国内液化气对外依存度不断扩大,2018年国内供应缺口达2000万吨左右,因此供应缺口支撑了正丁烷价格在2019年持续在4000元/吨上下运行,另外原油已经升高至64美元/桶以上,也支撑了基础化工燃料的价格,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工业生产用气的采购成本,后续正丁烷价格仍有跟涨油价机会,届时丁烷法顺酐生产压力恐继续扩大。

  其次,顺酐来讲,2018年丁烷法顺酐产能达到79万吨,远超过国内主要下游树脂的实际消耗能力,尤其是近几年树脂产业受环保,安监影响明显,开工率难有提升,因此加重顺酐供需差距,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顺酐价格操作空间。而2019年大宗化工产品普遍面临与原油脱节的情况,化工产品价格均处于近年的低位区间徘徊,终端需求恢复迟缓等也加重了供需差异化,顺酐上下游产业链走势出现分歧,也加重了顺酐卖方市场操作压力。

  而与丁烷法顺酐工艺相反的是,苯法顺酐工艺摆脱亏损局面,自2016年的间歇性盈利转为2019年长期盈利局面,因苯法顺酐原料加氢苯受可替代品种纯苯国产货增长速度过快,国内供应缺口不断缩小,区域性竞争激烈,限制了加氢苯可操作机会,目前加氢苯价格已经明显低于正丁烷价格,因此苯法盈利目前较为可观,且此种局面将延续。

  丁烷法顺酐工艺重蹈前期苯法工艺的覆辙,这是整个产业发展的结果,随着后续烷烃化工用的继续增加,届时仍将推高烷烃价格。而作为传统的石化化工产品,目前发展遇到瓶颈及阻力,产业多数处于自我修复阶段,顺酐来讲,供需面如果达到再平衡状态,仍需一段比较长的时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